- N +

那些年我们失去的零食

那些年我们失去的零食原标题:那些年我们失去的零食

导读:

柜门一开,眼前的花花绿绿让人眼花缭乱。柜子里是老婆帮女儿买的些零食,有奥利奥、趣多多各式各样的辣条等等,精美包装,五彩缤纷。现在的小孩子真是幸福,想吃什么直接超市走一圈,超市没...

柜门一开,眼前的花花绿绿让人眼花缭乱。

柜子里是老婆帮女儿买的些零食,有奥利奥、趣多多各式各样的辣条等等,精美包装,五彩缤纷。

现在的小孩子真是幸福,想吃什么直接超市走一圈,超市没有的零食品种,网上基本也能填充完毕!

我小的时候也有吃过各种零食,只是品种稍微有些贫乏,且大多已经绝版,这是唯一值得能够炫耀的一件事,有些东西经历过了,然后没有了,你就会觉得特别怀念,即便那个东西确实不怎么样,但仍旧会缅怀,这也是人性的劣根性之一。

稍微列举一下我童年时代的那些差不多消失的零食聊以纪念。补充说明一下:因为地区性的原因,有些零食只是在本地出现过,其他地方是否也有这样的东西,无从考究,但以下介绍的这些,绝非杜撰。

  1. 八正糕。这东西原谅我现在已经不能从网上找到相关的图片。区别于网上的其他糕点,这种糕点其实是米粉和糖之后再晒干之后压制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白色糕点,吃多了会口干,所以大多是拿来泡着吃。那时候,这东西是送礼必备,一般比如某某亲友生病卧床什么的,这东西就好比高级补品。弄一个小碗,开水泡上一点,我们会眼巴巴的把碗舔得干干净净。一般都是白纸包装,里边一小块一小块的码得整整齐齐,包装上三个红色大字“八正糕”。

  2. 老馓子。这东西应该全国大多地方都有,我这里说的馓子区别于现在超市里那些细细的馓子,而且里边也没黑芝麻什么的,我们小时候的馓子一般都是比较粗的,然后顶头那边会有个粗粗的类似骨棒一样的形状,那是老馓子的精华所在,我们爱吃的不是脆脆的,而是更偏爱于吃软了之后的馓子,吃得手上嘴上全部都是油光油光的,最后会用油光油光的手在头上顺着捋一下,头发便会油亮油亮的。这些糗事趣事,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还记得,但对于八零后的我来说,却是很难忘的。同八正糕一样,在一段时间里,这也是送礼佳品。一般用红色包丝绳扎好,丢在一个红色塑料袋里。闲着的时候,就会拿出来吃上一点。

    5f8c43f7ba43ac9cc41d8b20a293f855.jpg

  3. 云片糕。关于这个东西,并不想介绍太多,只能说是类似于阜宁大糕的一种糕点,在阜宁大糕之前,基本都是这玩意的天下,春节的时候,茶食桌上的必备,也是除夕晚上丢枕头下边的必备。还有个用途,说起来也是有点渗人了,是我们那边的风俗,人刚刚过世之后,要在死者的嘴里含上几片云片糕,具体是是意思,我也不懂。

    df31f169e5758b22db728f2c9a73f6cb.jpg

以上的这些都是些比较主流大众的东西,基本上也是贯穿了我10岁之前的所有时光。除了变细了的馓子和变大了的大糕,基本上都已销声匿迹。

然后,土生土长的零食,这个就比较稀缺了,现在的小孩子基本上听都没有听说过的,比如茅针。

茅针一般是长在河畔,就是我们说的茅草的花穗,只是未开花出来而已,吃在嘴里会甜丝的。

222.jpg

春天的时候,春雨一飘,几个乡里的小伙伴会成群结队的去河畔拔茅针,一般都会有满满的收获。河里的小蝌蚪,河畔的茅针,别有一般风景。最后我们会看看谁的收获最多,拔得多的会匀一点给拔得少的,满满的友情。

111.jpg

再继续,就是桑梓,我们当地叫桑树枣,这几年也有在水果店作为偏高端的水果包装。也是春季,村里有几株老桑树会挂满整整的桑梓。

333.jpg

桑梓是在完全长熟了才是最好吃的,就是黑紫色的桑梓是最甜的。

444.jpg

有时候心急等不到桑梓长熟,我们就会去摘来吃,红色的也是甜的,偏一点点酸,特有的桑树味,很有滋味。也有间杂这其他颜色的桑梓,绿色的是还没开始熟的,一点味道也没有,白色的,至今未敢尝试,据小伙伴们说,那是毒蛇游过的,不能吃。

吃完之后,手上是黑的,指甲是黑的,笑起来,牙缝里全是黑的。满满的怀念!

再接着开始上学,开始接触各种学校里才会有的零食,感觉一下子品种缤纷起来。

头灶小学那时候有两个小店,我们光顾得最多的是学校大门西侧的姚奶奶的小店,姚奶奶的样子已模糊记不清了,过世也有几十年了。

想一下,我那时候买过的零食,稍微列举一下:

彩色糖球鱼皮花生萝卜丝无花果唐僧肉牛羊配等

基本上都是这些,再后来,开始有面包、方便面等稍微实在一点的零食,方便面好像是八毛钱一包的天宝方便面,这玩意真心好吃,那时候没人会泡着吃,基本都是捏碎了干吃,调料包会最后捧在手上慢慢品,一点也不会浪费。还要补充说一下,儿时的零食也是小伙伴之间友谊的见证,小的时候不知道脸皮的概念,看见别的小伙伴在吃零食,会恬不知耻的凑上前去要求分一点,这时候友谊的小船翻不翻立马就能看出来了。面包比较好点的是个叫热狗面包的玩意。大致的样子见下图:

005.jpg

说了这么多吃的,再来谈点喝的。

最早的时候,我们那边流行一个叫鲜桔水的饮料,小玻璃瓶,很是高端,然后就是各种本地产的汽水,我们当地叫汽酒。一般的品名也很多,什么清香露、小香槟什么的,后边还有巧克力气味的,虽然一点巧克力的味道也没,但确实很好喝。价格也很便宜,一般都是几毛钱一瓶,然后瓶子还可以回收,再换几瓶回来也是乐滋滋的。

学校里的各种冷饮也是很多的。

004.jpeg

这个东西是比较流行的,夏天的时候会捧在手上唆个好久。

冷饮就是棒冰,就是冰棍。这个品种比较多,就不细说了,反正5分 1毛 2毛 5毛高中的低端的全部有,什么红豆的、花脸,蛋筒,热狗,冰砖什么的。放假的时候也会有小贩骑个自行车,后边放个木箱,弄个木块敲着叫卖。大人那时候不给我们买,就编了套顺口溜:棒冰棒冰 一吃就送命 奶油奶油 一吃就冒油。

再后来,慢慢长大了,男孩子对这些已然提不起太大的兴趣了。各种零食的品类也跟这个信息的社会一样,一下子爆炸起来。

再后来,我有了现在的妻子和女儿,偶尔也会去蹭蹭她们的零食,更多的是除了饱饥填腹之后的那份空虚后的索然无味,那些失去的日子也渐然冷去...

0

0
返回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快捷回复:

验证码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共587人参与)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